澳门电玩城 > 红楼之庶子风流 > 第六百七十六章一代新人换旧人

第六百七十六章一代新人换旧人

澳门电玩城 www.jcc1.com 作品:红楼之庶子风流 作者:屋外风吹凉 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一秒记住【澳门电玩城 澳门电玩城 www.jcc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大明宫的寒风,暂时还未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神京城依旧热闹喧哗。

    经过上半年的各种灾祸连连,压抑了半年多的神京长安,在进入平稳的六月后,爆发出了强大的活力。

    各处酒楼茶馆,乃至平康坊七十二妓家,都日日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而随着贞元勋臣的大部分凋零,开国功臣一脉的复起,以及新贵们进京。

    曾经都中极有特色的一个群体,也经历了一次大洗牌。

    便是勋贵门第的衙内们。

    论起来,大乾第一代衙内,其实是贾代善、贾代化那一代,其中,反倒以贾代化更有衙内风采。

    却也因此,他连宁国府的国公武爵也丢了,只袭了个一等将军。

    第二代衙内,则是贾赦、贾敬那一代。

    风水轮流转,这一代最有声色的衙内,倒是贾赦。

    走马章台,寻花问柳,无不精通,好不自在。

    而贾敬却成了异类,堂堂国公府第的贵公子,竟然成了读书种子,还一口气考到了进士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还是衙内本质,考中进士后并不去做官,而是跑到城外修仙去了……

    到了第三代衙内时,整个开国功臣一脉,已经衰落的不像样了。

    贞元勋臣们的强势崛起,更是让开国功臣一脉,彻底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至于贾珍、贾琏之流,不提也罢……

    而贞元功臣们的子弟,接力开国功臣子弟,形成了极强势的第三代衙内。

    他们以开国公李道林之子李虎和宣国公赵崇之子赵昊为首。

    两人各领一波勋贵子弟,在神京城内纵横所向,争锋不止。

    即使十二三岁后去九边熬资历,也会争功比过,回京之后,打的只会更狠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这一代原本注定会在将来光芒万丈的武勋子弟,却因为造化弄人,大半凋零。

    尽管李虎和赵昊仍在,但他们都已经开始在军中担任要职,等闲不再理会那些纨绔琐事。

    因为怕睹事思人……

    而随着李虎、赵昊等人的隐退,这片空白并没有空缺太久,就迅速被人补上了。

    他们便是以武定侯吴诰世子吴锐、参宁侯宋杰世子宋冉、靖安候徐忠世子徐充为首,又有广平侯蔡宽世子蔡博、忠勤伯章庆世子章隋、诚意伯汪广世子汪莱、安平伯何荣世子何庆、云阳伯刘才世子刘叶、广恩伯陈旭世子陈昭等人为骨干的新一代的贞元勋臣子弟。

    这些人,其实当初甚至融不进李虎、赵昊两伙人马的核心圈。

    而且因为他们父辈的中立姿势,又未掌权,所以通常十分低调,没甚存在感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曾经权势滔天的十二武侯几乎悉数覆灭,武定侯等人执掌大权,成为军方新贵后,这些衙内迅速展现出了他们的风采……

    不过,他们倒也非一枝独秀。

    随着开国功臣一脉的起复,诸如如今愈发炙手可热的军机大臣、京营节度使王子腾,因铁网山救驾而升为二等候的镇国公府牛继宗、理国公府现袭一等伯柳芳、修国公府现袭一等伯侯孝康及神武将军冯唐等,还有平原侯府现袭二等伯蒋子宁、定城侯府现袭二等伯谢琼等人,已能与贞元一脉勉强分庭抗礼,名义上,甚至还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因此,各家子弟再不复之前那般窝囊,敢与吴锐、宋冉等人争锋。

    虽胜少败多,但神武将军冯唐之子冯紫英、牛继宗幼弟牛承祖、柳芳之子柳强等几个颇为好斗者,也从不服输。

    纵然打不赢,也要让对手付出代价来。

    这种血性,倒也赢得了对手的敬意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这些新出炉的大衙内外,还有一批年岁小些的小衙内也日渐活跃,同样是各家高门的子侄,只是年岁小了些。

    如武定侯幼子吴力、参宁侯侄儿宋然、广平侯长孙蔡毅等。

    还有冯唐次子冯子武、牛继宗子侄牛鹏飞、柳芳幼弟柳石等。

    他们大都在十一二岁左右,还未被送往九边打熬,也是最淘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哦对了,还漏下一人,便是荣国公之孙,一等冠军侯贾琮之弟,贾环。

    贾琮在这些衙内中,是一个忌讳被提起的名字。

    莫说他们,便是第三代衙内当道时,贾琮之名,也少有人提及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那位和他们根本不是一路人……

    在他们还在苦苦打熬资历时,那位就凭借在黑辽与厄罗斯战事中的军功,积功得封二等伯。

    再加上其在江南都已经被传为话本演义的传奇战绩,回京后又连下辣手除掉了一个又一个贞元勋臣,使得他早已超脱出衙内的行当,与第三代衙内的父祖辈们平齐,为敌。

    第三代尚且如此,更何况新生的第四代。

    但是贾琮不能算,不代表贾家其他人也不行。

    勋贵圈内几乎人人皆知,贾琮极疼爱他一个堂弟。

    因为他那堂弟曾在他落魄落难时,和他不离不弃,相伍为伴。

    所以,尽管贾环不过贾家二房的一个庶子,但没人敢小觑他。

    因此,在年岁小些的衙内圈子里,甚至那些年岁大的衙内圈子里,他都颇有分量,等闲没人愿意招惹他,因为他背后站的那人,实在妖孽。

    这让贾环很有点地位超然的意思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鬼点子多,只肯占便宜,哪怕是小便宜,也不爱吃亏,且屡屡得手。

    所以开国功臣年岁小的衙内圈这边,隐隐推拒他当带头大哥。

    贾环在贾琮离京的这一个多月里,过的真是逍??旎钍に粕裣?。

    每日里带着冯子武、牛鹏飞、柳石等人,四处捣蛋,几乎无人敢惹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吃了次亏,他们毕竟不是贞元勋臣一脉,自幼跟着家将习武打熬身体,比不得武定侯幼子吴力、参宁侯侄儿宋然、广平侯长孙蔡毅等人健壮勇武。

    在前日两拨少年起了口角后,一伙人被吴力等人打的狼狈逃窜。

    若非跑的快,着实要被打狠了去。

    吃了这么大的亏,贾环等人焉能咽的下这口气?

    可让他们现在开始练武,又太迟了些。

    因此,贾环便想出一招“奇计”来复仇!

    今日,他邀武定侯幼子吴力、参宁侯侄儿宋然、广平侯长孙蔡毅等人到将武谈判,是关于以后谁当圈子里老大,谁该退避三尺的事。

    将武是太后侄孙女叶清的地盘,除却当年有人用火器逼人下跪外,没人敢在此处动手。

    所以吴力、宋然、蔡毅等人并未多想,慨然赴约。

    他们自忖比他们的哥哥和叔叔强多了,每回他们哥哥叔叔们和开国功臣一脉打,虽多也能打赢,可也难免落下一身伤。

    哪像他们,撵那群开国功臣小崽子们,如驱猪撵犬般。

    这些人还敢和他们谈判地位,简直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过了午时三刻,吴力、宋然、蔡毅等七八个勋贵小子,得意洋洋的赶到了将武,直奔二楼,往雅间走去。

    只是刚上二楼,还在拐角处,就见贾环、冯子武、牛鹏飞、柳石等人笑眯眯的站在那,堵着楼梯口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吴力等人见之大怒,就要大骂,却见贾环等人忽地从身后各取出一个纸包来,在吴力等人面色微变中,大笑三声,然后齐齐大喊道:“吃粪去罢!”

    说罢,将纸包中的东西迎面丢向吴力等人。

    吴力等人见之面色大骇!

    万幸的是,当然不会真的是屎,只是普普通通的面粉。

    可当头扑来那么多面粉,又迷眼又呛人,吴力等人空有乳虎之气,也只能缚手缚脚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贾环等人也不趁火打劫动手打人,而是从一旁搬来两大坛菜油来,顺着楼梯口往下倒。

    贾环还大笑道:“快拿菜油洗眼,快拿菜油洗眼?!?br />
    吴力等人肺都要气炸了,就想往上冲,可脚滑的站不住,勉强扶着楼梯扶手挪移着往上去。

    他们发誓,等上了二楼,一定把这些畜生的屎打出来,再让他们吃下去!

    然而刚走两步,就见贾环笑咪咪的端起一篮筐鸡子,忽然惊叫一声:“哎呀呀,我端不住了,大家可千万要仔细,别被鸡子砸着了!”

    说罢,将一篮筐鸡子悉数倒在楼梯上,“噼噼啪啪”一筐鸡子摔了个稀烂。

    黏黏糊糊的蛋清蛋黄混搅在一起,顺着楼梯往下流淌,腥膻味刺鼻之极。

    而之前走的最快的吴力,最受不得这味道,见鸡子清汤混着面粉朝他袭来,作呕不已,慌忙往后躲避,却忘了脚下打滑,一个趔趄,口中惊呼“诶诶诶”的朝后倒去。

    然后七八个小衙内们,如同滚饺子一般顺着长长的楼梯滚了下去,摔了个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贾环等人见了,一个个夸张大笑,差点没把下巴笑掉。

    见将武掌柜的来问,贾环忙道:“我们保证,一根手指头都没动!”

    将武掌柜的闻言无语……

    而吴力等人鼻青脸肿一脸污秽狼狈的起身后,站在楼下咆哮怒骂不已。

    见贾环等人连做鬼脸,更是连肺也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忽有贞元一辈的年轻人提点他们:“将武有两处楼梯,还有一处在后面通厨房,伙计们上菜好使?!?br />
    吴力、宋然等人闻言,登时大喜若狂,面容狰狞的冲脸色发白的贾环等人一笑后,头也不回的去寻第二条通道了。

    却不见等他们转身之后,贾环高深莫测的一笑,对冯子武等小伙伴道:“兄弟们,随我来!”

    说罢,引着他们往一处雅间行去。

    打开门后,得意道:“我自幼算无遗漏,连我兄长冠军侯都受我指点,还能忘了这一茬?”

    只见这间雅间内,桌面上摆着一条长系带和七八双手套,贾环上前先将一头系在窗口栏杆上,然后将剩余部分甩了下去,安排年纪最小的冯子武道:“小武你先下!”

    都是调皮的,一个个都不害怕,只觉得刺激过瘾。

    冯子武虎头虎脑的“诶”了声后,接过贾环递来的手套带上,拉着系带“呲溜”一下就滑了下去,还得意的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有此例,其他人争先抢后的一个个滑了下去,最后,贾环也嘎嘎笑着滑了下去。

    刚站稳,就见窗口处挤过来七八个油乎乎的脑袋,贾环、冯子武等人差点没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又一起冲吴力、宋然等人“略略略”的作鬼脸,气的他们差点从二楼跳下来追杀。

    贾环嘎嘎大笑着大声道:“走,今儿平康坊我做东!咱们不醉不归,以后,吴力等人就是咱们的手下败将,吃鸡子去罢!”

    一边说一边同冯子武等人挤眉弄眼,这又是他一计,自然不能真去平康坊,只是诱敌之计。

    冯子武一群少年欢快的不行,一起笑啊叫啊,大步往院外跑去。

    出了门儿就有各家亲兵看马,骑上马就能远走高飞。

    吴力等人自知来不及,一个个面色怒的发紫。

    正这时,吴力忽地眼睛一亮,看到从门口处走来的一行人,赶紧狂吼道:“大哥,快拦下那群小畜生!”

    武定侯世子吴锐同参宁侯世子宋冉、靖安候世子徐充等人正说笑着进来,看到迎面走来大笑不已的一群半大小子本不欲搭理,可听到楼上的叫喊,再一看各自的幼弟狼狈不堪的站在楼上叫喊,登时沉下脸来,看向那群半大小子。

    贾环等人这会儿已经不笑了,吞咽了口口水,面色发白道:“大的和大的打,小的和小的打,不能越线找靠山,谁顽不起谁忘八!”

    吴锐闻言,冷笑一声,道:“就凭你们这些草包,正经交手能打的过吴力?”

    贾环辩解道:“智取也算能为!谁打仗不用计?我三哥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就见吴锐面色忽地古怪起来,隐隐怜悯的俯视着贾环,道:“你拿贾琮来压我?”

    贾环眨了眨眼睛,不明白吴锐怎忽地变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这些人敢直呼他三哥的名讳?

    吴锐姿态忽然端的极高,甚至让人拦住了正从后面赶来暴怒的吴力等人,扬着下巴对贾环道:“你走罢,等贾琮回来告诉他,让他洗干净脖颈,等我去杀他。哼,不比杀一条狗难!”

    贾环面色骤然铁青,不过还犹记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,狠狠看了吴锐两眼后,在一片嗤笑中绕过吴锐等一群大衙内离开。

    等走出门后,才啐了口,骂了声:“野牛肏的,就会吹牛,等我三哥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他离的太近,这话竟被人听了去,吴锐没有动手,但他身后一人却猛然转身,一脚踹在贾环身上,生生将他踹的飞起。

    又狠狠摔落在地,贾环煞白的小脸上一涌,口中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一直候在门外的亲兵见状连忙冲了过来,然而贾环却没让他们动手,强忍着痛,记下了那个动手的人是靖安候世子徐充后,就让贾家的两个亲兵,赶紧送他回家。

    他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却觉得,必然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,不然不提他是贾琮的弟弟,他还是皇贵妃的弟弟,这些人怎敢说这些话,还敢打他?

    他要赶紧让人把这事,去告诉他三哥。

    迟了,或许就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本站推荐: 盛唐风华 逆鳞 银狐 续南明 大明1617 宰执天下 无尽破碎 混世刁民 庶子风流 偷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