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电玩城 > 诡谲屋的秘密 > 第四百三十章推理篇: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八幕

第四百三十章推理篇:十五年前和十五年后的秘密第十八幕

澳门电玩城 www.jcc1.com 作品:诡谲屋的秘密 作者:小韵和小云 加入书签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一秒记住【澳门电玩城 澳门电玩城 www.jcc1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恽夜遥继续说:“我们这十几个人来到诡谲屋别墅,原本就出乎了管家先生的意料,暂且先不管雪崩的时候,在餐馆里那个外科医生是不是管家先生假扮的?先来看别墅里的状况?!?br />
    “王姐回进去通报的人,绝对不可能是女主人,最有可能的就是怖怖和管家先生两个人,其中,我倾向于管家先生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谢云蒙问。

    恽夜遥把视线转向王姐说:“王姐,我们到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,那个时候你在房子里看到怖怖了吗?”

    中年女仆摇了摇头,表示否认。

    厨娘婆婆这个时候忍不住再次开口了:“如果你们不信任我的话,那就应该以同样的态度对待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,也包括小王在内,我不是针对任何人,我只是想说,你这样一边质疑我,一边又让小王来证明你说的话,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?”

    “婆婆,我感觉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似乎好了很多,是不是因为无需再隐藏心事,所以放松了?”恽夜遥轻声问,但那声音却像一把把利剑,刺进的厨娘婆婆的耳朵里,让她的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“雪崩之后的那天下午,我清楚的记得,在餐馆里面呆过的所有人,外科医生在我们离开餐馆之前就消失了,但在文阿姨餐馆里帮忙的厨师和小服务员却没有消失,这个小服务员一直躲在厨房里,我猜测她就是怖怖?!?br />
    “厨娘婆婆,从一开始,不,不能这么说,是从诡谲屋建成开始,你就在给自己营造一个善良勤劳的人设,这让大家都对你印象不坏,甚至是某些心怀叵测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我再重申一遍,你不是过去的人,没有资格来评判你所不知道的事情?!背锲牌拍张乃?。

    她刚刚说完,就被柳桥蒲呛了一句:“婆婆,你的话是没有错,但小遥绝对有资格评判,因为他所说的,不仅仅是代表他个人的意见,还有安泽和过去女主人的意见,你可别忘了,过去的日记都在我们手中?!?br />
    厨娘婆婆随即怒瞪着老刑警,说:“日记又能说明什么?安泽本来就是一个骗子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他也许根本不存在,何来欺骗?”恽夜遥说:“婆婆,我们并没有说你是所有事件的凶手,你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也不允许你做那么多事情,我们只是说,你与三重血屋之谜有关,你辜负了管家先生,难道这一点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有错!大错特错!是他们辜负了我的一生!”厨娘婆婆终于控制不住,坐在那里老泪纵横,她痛苦中有着浓浓的不甘和恐惧,目光也看向了坐在房间里的某个人,同时,刑警和演员也一起跟着她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人就是文曼曼身边的文玉雅,刚才我们说道,恽夜遥提出了三个与褐色塔楼三重血屋有关的人:厨娘婆婆、文玉雅和管家先生。

    这时,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文玉雅身上的时候,恽夜遥直截了当的说:“文阿姨,真正与管家先生相爱的人,应该是你吧?你还一直保留着,过去你们在一起的阁楼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话,文玉雅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变化,她看着自己的手说:“恽先生,管家先生爱着的人,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一个比他年长的女人,而并非是我?!?br />
    “可你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,而怖怖,才是过去那个因为火灾被赶出家门的女仆,你们为什么要调换身份?为了?;に??管家一直以来默默守护的人是谁?他为什么要接受厨娘婆婆条件?留在这栋屋子里,将爱抛弃?”

    一口气提出很多问题,恽夜遥死死盯着文玉雅的脸庞,但后者只是紧闭着嘴巴,手指掠过文曼曼纤细的指尖,那双手同少女一样白净细嫩,没有多少老茧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说,那就让我来解释吧,先是第一个问题,为什么我能确认,你才是女主人,怖怖是过去的女仆,第一,是你们两个人的手,怖怖的手布满了老茧,还有因为冻疮而产生的斑痕,但是文玉雅女士你的手,却和文曼曼的手一样,看上去漂亮极了,这是一个常年不干家务,修身养性的女人的手,与忙忙碌碌的餐馆老板娘应该格格不入吧?”

    “第二,就是小蒙最早发现的那些安泽的日记,那里面描述了一些他成名之前,和女儿之间的点点滴滴,乍一看上去,似乎没什么破绽可寻。从他不失关心,却又略显冷漠的话语中,我们不难看出,这是一个一心一意想着成名,落魄无助,对照顾女儿力不从心的父亲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光看日记的话,我也猜测不出更多的事情来,但是某个人的行动,以及我在女主人房间里发现了一些东西,却让我有了不同的想法?!?br />
    “你在女主人房间搜索过?什么时候?”怖怖听到这里,嚯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反常态开口质问,她那不算光滑平整的脸庞,带着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文玉雅此刻也显得认真起来,抬头看向恽夜遥的眼睛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杂货店老板独自一人坐在黑暗的空间里,他激动过,也冷静过,现在身边空无一人,空虚渐渐笼罩上了他,有什么东西从他手边滑落,随即又被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狭窄修长的空间里还堆放了不少家具,让坐着的人腿都伸不直,杂货店老板看着捡起来的东西,静静思考着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中,只能听到他轻唤自己老婆名字的声音,一声又一声,仿若在回忆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杂货店老板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?他回忆的过去又是什么样的?是关于诡谲屋,还是关于他自己的小日子?亦或是关于他在山下的孩子,暂时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一直在帮助警方的男人,周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悲伤,他刚刚失去了自己最重要的亲人,是值得同情的。杀人凶手的行为,让他受到了牵连,这看上去也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房间外面许久都没有声音了,似乎人都已经走光,凶手也跟着一起消失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就在你袭击乔克力,并且给他讲故事的时候?!便⒁挂;卮鸩啦?,女人立刻颓然矗立在原地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文曼曼此刻却说了一句:“怖怖姐,过来吧,坐在我和妈妈的身边,听小遥继续讲下,我们都不要再否认过去了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怖怖想说不愿意,却在说出第一个词的时候停了下来,他看了一眼文玉雅,犹豫片刻,后者向她伸出了一只手,优雅的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女主人一样,怖怖默默的走过去,坐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不该总是左右时间老人的脚步,对不起!”文玉雅开口说出当天以来的第一句话,把头靠在了怖怖肩膀上,甚至比对待自己的女儿还要温柔。

    见她们不再反驳,恽夜遥接下去说:“怖怖,你帮助我们进入了三楼,自己却找机会脱离,回到诡谲屋的客厅里,这些事情,乔克力跟上了你,当时你大概只以为,是你的失足让我们担心,所以才安排乔克力来?;つ?,其实不是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一直想不通,如果你不是凶手,那么回到客厅里的目的是什么呢?就算你是凶手,那个时候也应该跟我们在一起才最正确吧?所有的人即将上三楼,探知过去的秘密,你大方的打开了通道,然后心无旁骛的和我们在一起,不管你做了什么,只要没有证据,这些行为都足以让我们相信,你是清白的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你却反其道而行之,甚至在书房里袭击了乔克力,要知道那个时候,我还没有说明乔克力的身份,光凭他一直在参与我们行动这一点,大部分人应该都会猜测,他也是一个刑警,你袭击他要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以上的问题,再加上之后你一直留在客厅里,对小乔讲述过去的故事,我可以确定,你一定是在守护某样东西,但环顾客厅,里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,所以,进一步推断的结果是,你在守护的不是东西,也不是人,而是女主人的房间,就像你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,你不希望任何人进入女主人的房间,这证明你们一定有关于女主人的真实信息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里,恽夜遥又转向柳桥蒲说:“老师,对不起!有一件事我对你隐瞒了,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的这件事,现在,有必要让小航来说说看他的想法,再继续我们的话题?!?br />
    等所有人把视线都转向了柳航,才慢吞吞的开口说:“昨天凌晨,你们决定让我参与行动,我是很高兴,因为这代表爷爷已经认可我了,而且,我可以为西西的事情出力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一直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很笨的人,也不像爷爷说的那么胆小,虽然这么说有些惭愧,但我对诡谲屋中发生的事情,还是有一些不同看法的,一开始你们全都去找女主人了,我被留在了屋子里,怖怖一直都很担忧害怕,尤其是听到爷爷和管家先生想要去偏屋废墟的时候,我感觉怖怖好像快要哭出来了,她毫不犹豫就跟了出去?!?br />
    “于是我偷偷挪到门边,看她的行动,我发现怖怖在跟出去之前,居然转回女主人房间呆了一会儿,我还听见了打开抽屉的声音,等到怖怖出来之后,我居然看到她脸色却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?!?
本站推荐: 神藏 未来天王 玄界之门 神级猎杀者 贩妖记 苗疆蛊事2 捉蛊记 捉蛊记 掠天记 儒道至圣